• 首页
  • >
  • 来稿选登
您现在的位置是:

【夕阳红学府】感谢舞蹈

时间:2017-01-16 14:24:16  点击量:291

感谢舞蹈

顾芳美

舞蹈《万泉河的记忆》剧照


连续两年体检,身高都是负增长,有点慌。

有天,路遇芦苇,告诉我:"黄老师被请回来又给我们上课了。"这可是个好消息。

如今,父母都去了远方。孙辈上幼儿园,有时间了。当我重新回到老年大学民族舞班的课堂时,看到几年时间老同学的舞艺大长。我从恢复基本功开始。

黄老师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,在省歌舞团做过多年首席演员,舞蹈功底扎实,为人坦诚率真,教学严格耐心,是个极易点燃别人的人。每个学员本就潜藏着的激情,在他夸张着将我们的动作表演出来的时候,瞬间迸发,无所顾忌的大笑,充满整个练功房。他大气唯美的舞姿,让每个同学佩服赞叹并下工夫学习。上课时,我们自愿不休息,坚持练功,为的是不辜负老师精心为我们编排的舞蹈。

荒芜了几年的腿脚有点僵硬,从压腿、下腰开练。抻的再疼,忍着;腿再抖,坚持。毕竟有过基本功训练,一段时间后,竖叉能下去了,旁腰也有点弧度了,腰板自觉挺拔的时间也长了。 

我所在的提高班,实际是学校的高级班。每个同学都有三拳两脚,不是轻易能进来的,我是仗着是本班的老生挤进来的,有点厚脸的意思啦。在上场的同学中,我算得上“第一”,不仅是舞功,还有年龄。因此,我要更努力的练功,弥补差距。

真的感谢这个班集体。班长芦苇舞功了得,人品也极好。对我,每次都先肯定,再友善地纠正不规范的动作,着实受益匪浅。同学们相互帮助,蔚然成风。在排练《万泉河的记忆》时,许建萍因回新疆不能参加期末演出,便主动担任摄像和监督。将排练录下来,发到群里,大家根据录像发现自己的不足。每场下来,她都会悄声告诉我:三位手就你不到位,步子有点懈等,应该注意啦。兰姐长我一岁,是名副其实的大姐。她的任务是开场朗诵,不参加排练,但她每课必到。老师不在的练习课,她就是总监、执导。那个认真负责的劲儿,俨然大团的执导呢。一场下来,听她指点毛病,不粉饰,不客气。我们也是周瑜打黄盖,愿打愿挨。她多次指出我的膝盖不直,我是看了录像后才找到原因的。为此,压腿便更狠了些。

在班里不断收到被拍后背的“礼物”。 你被拍了,紧接着耳旁还跟上一句“挺直了”的厉害话。岁数增长了,身高负增长了,骨密度下降了,还有驼背,就是原由。之前,没感觉到自己驼背,被拍的次数多了,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习惯性的塌背啦。每当感到塌背时,便下意识地提醒自己“挺直了”。即使平时在家或走路,也时时内观一下是否挺直了腰背。发现松懈,立即挺拔起来,开肩,沉肩。如今,这样的坚持成了习惯,常常得到迎面而来熟人的一句“真精神”的赞美。

在这个团结的班级里,收获快乐,收获友谊。夏姐家的大锅饭,芦苇海边小院的大会餐,宋桂英不厌其烦的代同学网购舞蹈用品,薛老师带点严厉地挑毛病,卢晓菲管理班里的QQ群,还为演出设计漂亮贴切的大背投,杨晓宇每次为排练带着播放器,江萍让她先生为我们抓拍演出照并制作像册,刘会平总是默默地为团队化妆尽心尽力,开车族上下课招呼没车的上车……。每个人都争相为团队奉献着。每每看到这些,我都为之动容,为之感动。

我爱舞蹈班。我感谢舞蹈。


友情链接